• 走进墨玉—天山网专题报道 2019-04-20
  • 剑川木雕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-03-30
  • 猪头巷成网红 不少人去合影留念 2019-03-23
  • 陕西守艺人丨古老的龙舟竞渡,仍在每年端午让安康全城沸腾 2019-03-17
  • 纷纷“结缘”世界杯 家电企业图什么 2019-03-17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9-03-16
  • 悬崖边上一座诡异屋子 一面墙内陷竟现神秘洞口 ——凤凰网房产 2019-03-16
  • 重点都在这!习近平山东考察说的这些话不容错过 2019-03-07
  • 萨拉赫缺阵 埃及队遭“绝杀” 2019-03-07
  • 山东京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、董事长马韵升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人物奖 2019-02-28
  • 甘肃十一选五前一技巧 > 古代言情 > 侯门医妃有点毒 > 侯门医妃有点毒目录 个人书架  投票推荐  添加到百度搜藏 

    甘肃省11选5技巧: 第762章 毒药是他给的

    作者:我吃元宝    

    无弹窗,看的爽,手机请访问!m.kanshutang.net 看书堂同步更新,速度快.

        赐婚旨意如期而至。

        众人惊诧,又觉荒唐。

        荒唐不在于婚事,而在于文德帝到底有多想不开,竟然给陈律周怡这两人赐婚?

        这两人何德何能,竟然能得到赐婚旨意?

        白白浪费一张圣旨。

        不管世人怎么想,婚事已经铁板钉钉,无从更改。

        湖阳和福明这对冤家,不管有多厌恶对方,注定要做亲家。

        周怡愁闷中,又觉着如释重负。

        谢天谢地,她不用亲自做决定。

        一道赐婚旨意,替她决定了一切,婚姻,未来……

        是好是坏,都只能接受。

        婚期很急,两家急急忙忙开始准备。

        意外发生。

        陈律不见了!

        婚期前三天,陈律明明该回京,结果他不见了。

        军营找不到他,京城也找不到他。

        从军营回京城的路上,他似乎是凭空消失。

        湖阳郡主派出府中侍卫,四处寻找。

        福明郡主同周怡抱怨,“陈律肯定是后悔了,他根本不想娶你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母亲不要胡说!有赐婚旨意在,他不可以悔婚。而且我还怀了他的孩子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他知道你怀了他的孩子吗?”

        周怡点点头,“他知道,从一开始他就知道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他就是半道上后悔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不会的。他一定会回来娶我?!敝茆薇燃嵝耪庖坏?。

        和她一样想法的人不少。

        就连湖阳郡主都认为陈律只是暂时逃避,等到成亲的时候就会回来。

        转眼到了大婚。

        一切准备就绪,就等新郎到场。

        左等右等,吉时已过,新郎也没有出现。

        从早上等到晚上,一切都结束了。

        周怡成了全京城的笑柄。

        人人都在嘲笑她。

        所有人都在议论,陈律耍了周怡。

        也有说人,事到临头,陈律退缩了,不肯娶三婚女周怡。这门婚事从一开始,就是一场笑话。

        周怡哭着大骂,骂陈律禽兽不如。

        福明郡主气急败坏,“我说什么来着,他根本不是真心的,他就是在耍你。因为你,本宫的脸面都丢尽了?!?br />
        穿着大红嫁衣的周怡,像是一个小丑,哭花了妆容。

        陈敏觉着很过意不去,却又没脸去见周怡。

        陈律太不地道,太过分。

        陈敏很气愤,她悄声和顾玖嘀咕,“哥哥变了!我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么?;橐龃笫?,而且还是陛下赐婚,他竟然如此儿戏。他就不怕陛下怪罪吗?”

        顾玖沉默不语。

        这门婚事,从一开始就充满了荒诞色彩。

        文德帝的赐婚,更是让人们多了看笑话的心思。

        果然,这门婚事成了一出笑话。

        尽管不愿意,湖阳还是亲自前往福明郡主府赔礼道歉,甚至提出给周怡一笔赔偿。

        福明郡主没放过讥讽湖阳的机会。

        将陈律从头到脚骂了一个遍。

        陈律所作所为,欺人太甚。

        说要娶周怡的人是他,逃婚的还是他,是不是男人?有没有一点担当?

        特么的,陈律就是个混账王八蛋。

        诡异的是,宫里对于陈律逃婚,竟然没有动静。

        就像是赐婚旨意从来不存在一样。

        这事怎么想,都觉着有点不对劲。

        果不其然,半个月后,金吾卫将陈律送了回来。

        只不过送回来的不是活着的人,而是陈律的尸体。

    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湖阳郡主看见陈律的尸体那一刻,捂住嘴大叫一声。

        她连连后退,最后跌坐在地上,眼神恐惧而茫然。

        下人们也都吓坏了。

        陈律死了?

        陈律竟然死了?

        管家拉住金吾卫,“我家少爷怎么死的?”

        “服毒自??!”金吾卫冷漠地说道。

        管家大怒,“荒唐!我家少爷好好的,怎么可能服毒自尽。是不是你们金吾卫对我家少爷做了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信不信随你们!我们只负责将尸体送回来,别的事情一概不知?!?br />
        金吾卫挣脱管家,一行人离开了郡主府。

        管家来到湖阳郡主跟前,痛心疾首,“娘娘,少爷的死定有蹊跷,肯定和金吾卫脱不了关系。娘娘一定要给少爷一个公道??!一定要将杀害少爷的凶手严惩?!?br />
        湖阳郡主渐渐回过神来,“本宫如何给他公道?”

        管家愣了下,急切道:“娘娘可以进宫找陛下做主,少爷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。此事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?!?br />
        湖阳紧紧的抓着裙摆一角,双手明显在颤抖。

        她在恐惧,她彷徨无助。

        “娘娘,他是你的儿子??!”管家见湖阳没反应,忍不住大吼一声,“娘娘难道对少爷的死无动于衷吗?”

        湖阳猛地推开管家,跑了。

        她跑回卧房,将门反锁。把自己锁在屋里,谁来都不开门。

        对外面发生的风风雨雨,她漠不关心。

        她躲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像个胆小鬼,躲在墙角。

        脑中时不时浮现出陈律的尸体,折磨着她。

        光线明明暗暗。

        门外时而吵杂,时而安静。

        她似乎听见了陈敏的声音,听见了顾玖的声音,听见了很多很多人声音。

        她拒绝开门,拒绝任何人进来。

        滚!

        全都滚开!

        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房门被人强行破坏。

        有人从外面走进来。

        湖阳往墙角缩去。

        “不要过来!”

        她的嗓音干哑,整个人憔悴得像个鬼一样。

        “湖阳,是我!”

        文德帝的声音在房中响起。

        湖阳蓦地睁大了眼睛,看着文德帝的眼神就像是见鬼一样。

        文德帝微蹙眉头,“湖阳,你知不知道你在屋里呆了多少天?整整三天。随朕出去。朕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害死自己,母后也不允许?!?br />
        湖阳频频摇头,浑身颤抖。

        “湖阳,听话!”文德帝加重语气,带着上位者的强硬。

        湖阳一个劲的摇头,“你走开,不要杀我,求你不要杀我?!?br />
        文德帝很不满,“你在说什么胡话。来,到朕身边来,没人要杀你,朕带你出去?!?br />
        湖阳使劲往墙角缩,恨不得整个人能钻进墙壁中。

        她拒绝文德帝伸出的手。

        很明显,她怕文德帝。

        她怕死了。

        从来没有一个人,让她如此恐惧。

        文德帝眉头紧皱,朝身后摆摆手,常恩立马退了出去,并且将门关上,隔绝了所有人的视线和窥探地目光。

        “现在没有外人,你有什么话都可以和朕说?!?br />
        湖阳浑身颤抖着,她望着文德帝,牙齿打架,哆哆嗦嗦地问道:“是你下令杀了他?”

        “你说陈律?”

        湖阳一边哆嗦,一边点头,“是不是你杀了他?”

        文德帝迟疑了一会,“你为什么会认为是朕杀了他?”

        “金吾卫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陈律失踪,朕命金吾卫寻找他的下落,此事你一清二楚。等到金吾卫找到他的时候,他已经死了。金吾卫尽职尽责,将他的尸体送了回来,你却疑心朕杀了他。湖阳,你说这话很伤人,知道吗?”

        湖阳显得很虚弱,很弱小,仿佛一碰就会死。

        但是她的双眼越来越明亮,她哭着说道:“是你杀了他,我知道!你别忘了,我们是亲兄妹,你瞒得过别人,你瞒不了我?!?br />
        文德帝一声叹息。

        显然一时半会,这里的事情处理不完,他干脆拖来一张椅子坐下。

        “就凭莫须有的理由,你就认定是朕杀了他?”

        “因为除了你,没人会杀他?;市?,你为什么要杀他?难道就因为他姓陈?可是他也是我的孩子啊?!?br />
        湖阳痛哭流涕。

        文德帝盯着她看,“我以为你恨他?!?br />
        湖阳哭着说道:“我是恨他,不等于我希望他死?;市?,你太狠心了,你为什么要杀他??!他是无辜的,陈家出事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孩子?!?br />
        文德帝缓缓摇头,“他并不无辜。他的死,是他咎由自取??丛谀愕姆萆?,无论如何朕都会容忍他??墒撬匝八缆?,那么他只能死?!?br />
        湖阳一脸茫然,无措。

        “你到底在说什么?他怎么就不无辜?我说了,陈家出事的时候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和陈家那件事没有关系。你知道他偷偷干了什么事吗?他害死了母后!”

        文德帝一句话,石破天惊。

        湖阳一脸震惊,她连连摇头,“不,不可能!你在骗我。他都没进宫,他怎么可能害死母后。你休想骗我?!?br />
        文德帝脸色一沉,目光冷冽,“你该知道母后是被人毒杀身亡。那你知不知道,毒杀母后的毒药从何而来?”

        湖阳茫然,脸色煞白。

        文德帝浑身冒着寒意,冷冷道:“苏文芷这人你应该知道吧,她策划了一切,朕一直以为她是幕后黑手。直到最近,朕才知道,她也只是棋盘上的一颗棋子。至于陈律,他亲手将毒药交给苏文芷,苏文芷才有机会毒杀母后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不可能!”湖阳下意识的反驳,“陈律哪里来的毒药?荒谬!”

        文德帝冷冷一笑,“你忘了陈家以前是干什么的吗?”

        湖阳哑口无言,脸色苍白似鬼。

        文德帝说出的每一个字,都像是在凌迟他的身心。

        “那群遍寻不着的盗墓贼,同陈律一直保持着联系。毒药就是那群盗墓贼交给陈律,陈律又将毒药交给了苏文芷。此事,陈律亲口承认。你若是不信,朕现在就命人将陈律的口供拿来,给你过目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为什么???”

        湖阳痛苦质问,“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??”

        文德帝嗤笑道:“或许是逼不得已,或许是被蒙蔽,或许他对我们所有人都心怀恨意,早就想这么做?!?br />
        湖阳呜呜咽咽的哭,“所以你杀了他?”

        文德帝杀意四溢,“杀母之仇,不共戴天。朕说过,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,朕也绝不放弃。陈律该死!朕留他一具全尸,已经是仁至义尽。按照他的罪名,他应该被千刀万剐,剁碎了喂狗?!?br />
        湖阳控制不住的浑身颤抖,她无声落泪,问道:“他到底是怎么死的?”

        文德帝又冷静下来,“如你所见,服毒自尽?!?br />
        湖阳擦着眼泪,“你什么时候知道他和母后的死有关?”

        文德帝迟疑了一下,还是说道:“数月前?!?br />
        湖阳愣住。

        “数月前你已经知道他和母后的死有牵连,可是你还给他指婚?这是为什么???”

        “因为朕要将那群盗墓贼一网打尽,朕要找出真正的幕后黑手。作为交换,朕给他一个机会,给他留一个全尸?!?br />
        湖阳紧紧地咬着牙,她怕自己哭出声,怕自己说出不合时宜的话。

        她内心煎熬着,仿佛身处十八层地狱。

        文德帝再一次对她伸出手,“湖阳,你是朕在世上,最亲的亲人,你不要让朕失望?!?br />
        湖阳看着文德帝的手,像是看见了一头怪兽,“可是你却杀了我的儿子,你让陈家绝后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文德帝嗤笑一声,“朕竟然不知道,你对陈家的血脉如此在意。湖阳,这是朕给你的最后的机会,你确定你要放弃?”

        湖阳茫然,她望着文德帝,哆嗦着伸出手。

        文德帝赞许地笑了起来,“抓住朕的手,我们还是一家人?!?br />
        湖阳的手指头,轻轻勾住文德帝的手,“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?你可以一直瞒着我?!?br />
        文德帝紧握住湖阳的手,轻抚她的面颊,替她梳理凌乱的头发。

        “我们是兄妹,你只看了陈律尸体一眼,就断定是朕杀了他。朕还能瞒你吗?”

        湖阳欲哭无泪,她情愿做个傻白甜,什么都看不透。就当陈律是意外过世。

        她趴在文德帝怀里痛哭,“我该怎么办?”

        “一切都会过去的。多想想母后,她死的那么惨,难道不该替母后报仇吗?”

        “陈律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他为什么要和盗墓贼来往?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那是他的亲亲外祖母??!母后对他不薄??!”

        湖阳身心都在煎熬着。

        一边是亲娘,一边是亲儿子,她快被现实逼疯了。

        文德帝替她擦拭着眼泪,“不用去管陈律。他身上流淌着陈家人的血,他从根子上就坏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皇兄能不能和我说实话,你为什么要给陈律周怡赐婚?他注定要死,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?”

        湖阳满心不解。

        文德帝说道:“因为这是陈律的要求,也是他唯一的要求?!?br />
        湖阳呆愣在场。

        文德帝想了想,还是决定说实话,“周怡怀了陈律的孩子?!?br />
        湖阳再次愣住,一脸受到惊吓地样子。

        文德帝继续说道:“这个孩子无论男女,都只能姓周,不能姓陈。朕答应陈律,会让这个孩子活下来?!?br />
        湖阳再次痛哭失声,“这,这竟然是他的要求?”

        “是!他答应帮朕找到幕后黑手,坦然赴死。只求留下周怡肚中的孩子?!?br />
        湖阳突然慌了起来,“周怡,周怡那里……她知道陈律死了,她一定会打掉孩子。陈律最后的愿望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不用担心,她不会打掉孩子?!?br />
        湖阳不解,“为什么?”

        文德帝说道:“大夫给周怡检查了身体,如果打掉孩子,她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再怀上身孕。据大夫说,她体质特殊,这次能怀孕,实属意外?!?br />
        湖阳长出一口气,瘫软在地上。她望着文德帝,“皇兄,你告诉我,我现在该怎么做?”

        文德帝笑了笑,“把自己洗漱干净,出面替陈律操办丧事。就当一切都不知道,都没发生过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周怡的孩子?”

        “你就当不知道。朕说过,这个孩子只能姓周,不能姓陈。你不能让孩子知道自己的身世,否则朕不能保证这个孩子能平安长大?!?br />
        文德帝声音蓦地变得阴森森。

        显然文德帝对周怡肚子里的孩子,十分厌恶。

        湖阳点点头,“我知道了,我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?!?br />
        文德帝笑了起来,“这才是朕的好妹妹。朕会对你一如往昔,你也要保重不给朕惹麻烦?!?br />
        湖阳嗯了一声,恭顺地说道:“我保证听话,不惹麻烦。杀害母后的幕后真凶,找到了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找到了!”

        “谁?”

        “庆王之子刘灵!”

    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    阅读设置

    鼠标滚屏说明:1-10,1最慢,10最快
    保存设置
    最新评论
    发表评论
    ① 精彩小说《侯门医妃有点毒》连载于看书堂免费小说网,更多关于《侯门医妃有点毒》内容, 请关注看书堂免费小说网。本站已开通手机(m.www.yzngx.com)阅读功能,敬请通过手机访问《侯门医妃有点毒》最新情节!
    ② 本站所收录精彩小说 《侯门医妃有点毒》(作者:我吃元宝)及有关此小说《侯门医妃有点毒》 评论所代表观点,均属作者个人行为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    ③书友如发现本小说《侯门医妃有点毒》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马上向本站举报。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,非常感谢您的支持!
    ④《侯门医妃有点毒》是一本优秀小说,情节动人,为了让作者:我吃元宝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,请您购买本书的VIP、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,也是作者的一种另类支持!小说的未来,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!
  • 走进墨玉—天山网专题报道 2019-04-20
  • 剑川木雕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-03-30
  • 猪头巷成网红 不少人去合影留念 2019-03-23
  • 陕西守艺人丨古老的龙舟竞渡,仍在每年端午让安康全城沸腾 2019-03-17
  • 纷纷“结缘”世界杯 家电企业图什么 2019-03-17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9-03-16
  • 悬崖边上一座诡异屋子 一面墙内陷竟现神秘洞口 ——凤凰网房产 2019-03-16
  • 重点都在这!习近平山东考察说的这些话不容错过 2019-03-07
  • 萨拉赫缺阵 埃及队遭“绝杀” 2019-03-07
  • 山东京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、董事长马韵升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人物奖 2019-02-28